SERANNI

会有前路

【舅夜】甜甜的

电竞N禁

没有文笔写不出双c的甜

带点康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苏汉伟路过陈圣俊的座位时,都会拍拍他的肩膀。


无论是从自己的座位起身还是从外面回来。


起初只是因为调皮,想分散陈圣俊的注意力,故意拍得很重,看他手滑放错技能,憋着笑着跑开,却来不及看他写满无奈的脸上荡漾着的笑意。


之后苏汉伟注意到了陈圣俊的表情,再拍他的肩膀是想看他回应的一张目光明亮的笑脸。


离开他的视线之后,苏汉伟耳尖红着,心里极度不情愿地承认:sbad长得真是太帅,笑得太温柔。


而苏汉伟不知道的是,这样的温柔,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所以苏汉伟生日的那天晚上,大家笑着散了之后陈圣俊把喝得有些晕乎乎的他逼到墙角,借着身高优势把他整个圈起来,然后问:


“酸伟,你,要和我,在一起,吗?”


同样滚烫的呼吸在脸上散开,苏汉伟酒一下子醒了大半,背紧紧地贴着墙,内心满是悸动。


大概是陈圣俊脸上的笑在暖黄的灯光下看去比平时温柔更多,又可能是因为他声音低沉得一下一下撞乱人的心,又或许只是他的语气小心翼翼,吐字认真,和缓却坚定不已,苏汉伟在他眼里看到的,全是自己,突然鼻头一酸,他放开握成拳的手环上陈圣俊的腰,说:


“好。”

 

————————————————

 

他没想过自己日怼夜怼的sbad 会突然向他表白,也没想过自己如此会坦然地接受他的告白。


他只是想起,每次陈圣俊看向他的那张笑脸,都是温柔的。


他觉得,他们在一起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他们之间改变了许多,比如苏汉伟搬到了陈圣俊的房间,比如手机壁纸变成了对方,比如等游戏排队时,陈姓ad会牵牵苏汉伟的手,很多很多比如。


但是每次走到陈圣俊的身边,苏汉伟依然会拍拍他的肩膀,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已经成了难改的习惯。


像是鼓励,像是加油,又像是在感受这个既是并肩作战的队友又是和他一起变胖的爱人的肩膀,坚实又宽阔,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平稳而有力,会想到这颗心里,有自己的身影。


自信于这样的认知,每次sbad伸个脑袋过来,小声但是字正腔圆地跟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苏汉伟笑着把他头推开,但会在心里补上“我也是”,他羞于正面回答陈圣俊的告白,况且这个ad非常容易飘。


大概除了喝醉,陈圣俊都不会听到苏汉伟如此耿直的回答了。

 

————————————————

 

这天全心全意表白又被推回来的陈圣俊撅着嘴,一脸委屈巴巴,明明是个迷妹看了都忍不住捂心口的表情,苏汉伟视若无睹,继续手上的操作。


陈圣俊很伤心,伤心的他看着酸伟起身出去遛狗。


无心游戏,除非亲亲。


于是遛狗回来的苏汉伟喝着瓶草莓牛奶,心情很好地照常一样拍拍陈姓ad的肩膀,甚至捏捏了权当按摩。


哪知陈姓ad不按套路出牌,趁着苏汉伟窥屏时一把牵过他的手,在他手背轻轻地嘬了一口还往脸上蹭了蹭。


“咳咳!!卧槽sbad你干嘛!!恶不恶心?!”苏汉伟一口奶差点呛进气嗓里,手奋力一甩挣脱陈圣俊的桎梏,动作之大甚至掀起了后者额前的锅盖,赶紧窜到自己的座位上还往向人杰那边挪了一点。


这人还开着直播虽然没摄像头,但心里能不能有点…数??


苏汉伟喝了口草莓牛奶压压惊。


陈姓ad理着自己的刘海脸上笑意根本没有忍,看着苏汉伟说:


“酸伟,耳剁,红了。”


“gun!!”


苏汉伟气急地看着陈圣俊以及捂着脸在笑的笨笨,心里恨不得把陈圣俊揉巴揉巴塞空奶瓶里扔了。


陈圣俊假装没听到,美滋滋地继续排位,甚至哼起了歌。


苏汉伟甩了甩头毛,揉了揉耳朵试图缓解一下上面的热度,低头的时候都没发觉自己嘴角翘得老高,心里像刚才的草莓牛奶那样甜。

 

 ————————————————


一点补充


游戏页面变灰时向人杰一脸蒙蔽。


对面正在打龙,只剩最后千血,正准备上去惩戒抢龙的他在听到苏汉伟的鬼叫之后手一抖按成闪现穿纳什男爵而过,强抢不成反被围殴致死。


向人杰眼皮一跳,转脸欲骂,却看到低着头的苏萌妹笑得一脸娇羞(?)正掰着自己的手。


突然又升起了一种老父亲的心情,他的目光瞬滑天花板而过,留下一个旁人看来是在翻白眼的表情转回自己的屏幕。

 

为什么是“又”呢?


大概要回到苏汉伟生日的第二天。


那天上午将近十一点苏汉伟才从陈圣俊的房间里出来,黑着脸,走得很慢。


走下楼刚好撞见昨晚被迫借住向人杰寝室一宿的笨笨在接水,笨笨甜甜地向他一笑,目光写满安慰与祝福。


苏汉伟勉强笑笑,心里正在狂骂那个昨晚乘人之危的sbad。


路过同样被迫借住向人杰寝室的蛋蛋,后者质朴的脸上满是羡慕(?)与鼓励。


苏汉伟简直不忍直面昨晚被陈圣俊赶出寝室的双辅,拍拍蛋蛋的肩膀结果一下看到自己椅子上放着的抱枕,脸瞬间黑成锅底。


他径直走到座位上丝毫不理小心翼翼看着他的ad。


向人杰瞄到苏汉伟的走姿咳了咳,转向正在对线的腿哥。


“腿哥啊,人生四大喜事是哪些来着?”


“记不太清楚,金榜提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还有个洞房花烛夜吧。”


身后哪位人士的“噗”声不要太大喂,给我尼古拉斯康帝一个面子。


向人杰点点头,他转向刚坐下苏汉伟:


“小伟,起来啦。”


“呵呵。”


苏汉伟白了他一眼,耳根子都红了却装作镇定自若地打开客户端。


向人杰一脸看着女儿出嫁了的老父亲般慈爱的笑容,心情巨好。

 

苏汉伟一天没理sbad,哪怕午晚餐时陈圣俊在众人心照不宣的目光下给他夹了山堆一样的菜,牵他手晃了一整个下午也没理,依旧镇定自若。


最后陈圣俊受不了了,带着他出去了两个小时,回来的时候苏汉伟简直变了一个人,蹦蹦跳跳回到自己的座位,笑得甜甜的接过sbad献上的一杯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至于发生了什么无从而知。


只是旁边的向人杰整个大写的生无可恋,卧槽难道我还不够秀这两个人直接蹭到我面前来展示什么叫秀??


他目光选择性无视打情骂俏的双c落到那边脸上有着与老父亲同款慈母笑的小辅助身上,顿时心里舒坦如万里无云的晴空。


……


一人血书求换座位,不然你们即将失去一个打野??



灵感来自小伟日常拍肩 太甜啦~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