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ANNI

会有前路

狗的报恩(全

一万多一点的字

啰嗦占大多数……

马龙把行李箱放到角落,走到屋子中间拍了拍手。

 

新家终于收拾好了,把旧居搬来的东西整理好足足花了一下午。

 

厨房几乎是空的,马龙拎起拾掇好的垃圾准备出去丢了再吃个饭。

 

打开门,夕阳的余辉从梯间的窗口延伸过来,马龙惬意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

 

然后他就见着从半开的门后伸出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看到马龙之后它就开始轻声地叫唤。

 

马龙注视着那只白色的团子走过来,绕着自己的脚转了一圈,然后坐到了他面前。

 

这是?比熊啊。

 

马龙蹲下身,伸手摸了摸白团子的脑袋,软软的,特别舒服。

 

白团子讨好的拱了拱他的手,然后又开始叫起来。

 

以前养过狗的马龙意识到这小家伙可能是饿了。

 

他想了想,转身回去拿了盒准备囤积起来当早餐的小饼干。

 

白团子守在门口不住地向里面张望,等马龙走过来又扑到他的脚边。

 

马龙笑着拿了张纸把小饼干放在上面,一搁在楼梯上白团子就凑过去开心地啃起来。

 

走之前马龙不忘揉了揉它圆圆的脑袋。

 

想起来自己家以前养的并且早已易主的萨摩,也有这样软的毛。

 

伤感到窒息。

 

 

吃完晚饭散了步回来的时候,白团子已经不在那里了,只留了一张带了点饼干屑的纸。

 

拾起来之后进了屋,门外恢复一片寂静。

 

第二天早上起得早,即将开始新工作的马龙倒腾着自己的发型。

 

吃了昨日投食的同款饼干,最后站镜子前看了眼自己的头发,满意地感叹到发胶真是好东西。

 

刚打开门,风似的一人擦着门往楼下窜去,差点把门给砸回来,马龙抓住把手,匆匆间留下的印象也只有那人后脑上一撮暗红色的头毛。

 

风风火火的,啊,年轻真好,大早上就这么有活力。

 

现在的小青年也还是一样的走在时尚尖端,我等望尘莫及。

 

马龙摇了摇头。

 

关好门,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像是昨天那只比熊的声音。

 

诶?错觉吗?

 

站在转角处,马龙往楼上瞅瞅,又看向楼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看到时间不够了也没等了,用比刚刚那人慢一小点的速度跑下楼去。

 

上班的第一天忙碌而充实,没添置厨具的马龙就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

 

纵使朝九晚五,回来的时候远处的天也只剩下匍匐着的暗紫色光芒。

 

还没走到自家所在的那一层,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近了。

 

转过角,昨天那只比熊出现在最高那层台阶上。

 

没等马龙做出什么具体行动,小比熊抖着一身软软的毛直接轻吠着蹦跶下来,马龙俯下身,轻轻接住它。

 

托着它的前爪,它歪头吐着舌头,眼神飞起。

 

马龙越看越喜欢,放下它大步跨完楼梯打开家门,小比熊摇摇晃晃跟在后面。

 

掏出小饼干,像昨天一样的喂给它,马龙守在它旁边,看它吃得小尾巴一搭一搭的,想着这应该是楼上养的。

 

马龙掩了门,想去楼上看看。

 

他住六楼,转了两个角就看见往八楼去的转角那里有扇铁门开着,上前去望了一眼,梯间窗下的墙角有个倒放着的小箱子,里面铺了报纸,下面有一层薄棉垫,报纸上还有一团不明物体,这应该就是小比熊的窝。

 

看了一会,小比熊自己跟着上来了,再待下去万一等会儿有人下来看到自己就尴尬了。

 

况且自己也不能私自收留小比熊啊。

 

马龙把窝里报纸上弄脏的地方扯下来,然后把它塞了进去,顺带摸头。

 

轻轻别上铁门,马龙拿着那一小截报纸有点迷茫。

 

哎,这种养儿子(?的错觉。

 

晚上马龙没事儿做,就想把衣服洗了。

 

一去厕所才想起来肥皂、洗衣粉这些东西都还没买呢。

 

拿上钱包,准备去附近的超市把日常用品都添置一些。

 

走下楼,拿出手机看起日历,想着什么时候去把锅碗瓢盆买了。

 

走到拐角差点和人撞上,反应及时避开之后与那人擦肩而过,马龙回头看了看,那人身影已经没入灯照不到的黑暗里,只留了一点有些模糊的红。

 

马龙想着应该是早上那小伙子吧,怎么这么冷漠。

 

赶着去上厕所吗?

 

他还真不是赶着上厕所。

 

张继科要回去看球。

 

他从容不迫地踏着楼梯,内心急速膨胀。

 

然后走到了紧闭的门面前。

 

张继科一脸冷漠,他还想帅气地冲进去迎接自家狗子自带迷弟属性的目光呢。

 

本来这铁门在他回来之前是不会关的。

 

这是房东阿姨给他的特权。

 

八楼两套房子都是房东阿姨的,另一边本来是她儿子住的,后来儿子在外地找了工作,房子放着也都快发霉了,索性封了房中间连通两边的门租给了自家儿子的大学同学,留市工作、非常爱干净、长得困但是很帅的张继科。

 

考虑到张继科的工作规律和房东阿姨只有一把铁门钥匙,平常便就没有关铁门,只是掩着。

 

但现在它关了,张继科沉默。

 

他火速给房东阿姨打电话。

 

“……阿姨,您在家吗?外边门儿关了,您方便出来开个门吗?”

 

“啊?我没在家啊……”

 

“哎呀真是,门怎么就给关上了……那个继科啊,你吃饭了吗?没有的话先去吃个饭等等阿姨吧,我马上就回来了。”

 

“……好的。”

 

风吹上的?

 

“嗷呜——汪——”细小的叫声隔了门传出来。

 

“哎,狗子是你把门弄上的吗。”

 

张继科找到刚刚发出声音的位置,轻轻敲了一下当作狗子挠门的回应。

 

门里的它似乎很兴奋,撒欢一样的,可惜张继科看不到。

 

张继科听了一会动静,它像是没得到回应委屈了,消停了下来。

 

他想起家里没啤酒了,于是转身下了楼。

 

超市人还是很多,走到门口的张继科皱了皱眉。

 

提了一打啤酒,仔细选了几根黄瓜,站到付账人少的队伍后头。

 

张继科抬头一看,哎,站前面这人看手机的姿势怎么有点眼熟。

 

等等,这是刚刚楼下自己差点撞到的人吗?

 

 

 

马龙边看收银机录入的商品信息边捡着自己的东西,然后他注意到了张继科。

 

……

 

“来买黄瓜呀?”

 

来买黄瓜呀来买黄瓜呀来买黄瓜呀……

 

马龙只觉得气氛诡异,他有点伤感,今天遇到了三次,他们也算脸熟了,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还是脱口而出。

 

“……对,做拍黄瓜。”

 

张继科先把自己的一打啤酒推过去,看到他的脸才想起早上自己狂奔下楼的时候路过留意到的人应该就是他,还想着怎么打招呼既不尴尬也很平常呢,这么一句话让他突然无言。

 

算了,早晚都要认识的。

 

马龙买的东西多,装完了后张继科也付好了自己的钱。

 

自然是要一起回去了。

 

收银员笑着目送他们离开。

 

沉默地并排往回走,肩头隔了一个人的位置。

 

“那个,我是住你楼下的马龙,昨天搬来的……”

 

马龙微微侧头,换了个手提东西。

 

“张继科。”想了想,张继科又接着说:“继续的继。”

 

他在想,这人的声儿怎么这么软,听了心里跟猫抓似的。

 

超市里太嘈杂,刚刚没仔细听完全感觉不出来。

 

此时的张继科不知道就是眼前这个人把门给关上的,也忘记了吃饭这件事。

 

马龙眼神停留在张继科的侧脸上,埋在夜色里,不是很清晰,垂着眼,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刚刚在超市里,马龙就注意到了,无论做什么动作,他都低垂着眼,无形的疏离环绕其外,好像拒人千里之外一样,明明一副小青年的样子啊。

 

张继科抬了抬头,马龙默默收回眼神。

 

“今天早上走得急没来得及打招呼,不好意思了。”

 

张继科声音很低,语气平淡,马龙平时不怎么留意别人的声音,但此时在安静中仔细听,倒觉得很是柔和。

 

“……没关系。”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马龙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沉默地走着无端变长的路。

 

打开自家的门,马龙望向迈上台阶的张继科,后者正好转头来看他,马龙抓紧门把:

 

“回见。”

 

“哎。”

 

 

站在门前,张继科摸了摸有点饿的肚子,饭都忘记去吃了。

 

以前这么晚下班一般也都还没吃饭,房东罗阿姨老是让他过去,说还给热着饭呢。

 

门里的比熊听到动静又小声“嗷呜”地叫起来。

 

净学狼去了。

 

等了一会,罗阿姨匆匆跑上来,一把门打开比熊就直接跑过来挂张继科裤子上了,怕是也饿了。

 

听了张继科没吃饭,罗阿姨一直说不好意思,还让他等着自己煮点面给他。

 

张继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说自己没关系,拍个黄瓜就够了。

 

 

“你又在哪儿吃的饼干啊。”

 

搓着自家狗子的爪,想到自己还没东西吃呢。

 

“嗷呜~”

 

小比熊仰起小脑袋顶顶张继科的头。

 

抱着吃了东西的狗子窝沙发里看比赛,张继科想着明天早上又要早起,脑仁疼。

 

 

果不其然,早上一觉起来看看时间公车又快来了,收拾好早饭都没吃就赶了狗儿出门,顺带撒了一把狗粮在它餐盘里。

 

张继科觉得不平衡,自己早上都没饭吃。

 

不敢留它在家,怕下班回来看到屋里的样子想把它轰走。

 

下楼时,还不忘看了一眼六楼左边的门,关着。

 

 

马龙刚拿着杯牛奶从厨房出来就听见脚步声了,虽然轻但是很快,应该是张继科。

 

好像每天早上都这么忙啊。

 

 

马龙打开门,就看到有人就从楼上走下来。

 

“阿姨早啊。”

 

“不早了哟,去上班呐?……你是刚搬进来的呀?小伙儿真帅啊,年轻就是好。喔对了,我姓罗。”

 

“哎,罗阿姨。我叫马龙,前天搬进来的。”

 

比熊从罗阿姨脚边伸了个脑袋出来。

 

马龙看着它一脸兴奋地望着自己,笑了笑。

 

“阿姨,这是您养的吗?”

 

“哦不是,住我隔壁的继科儿养的。”

 

“……张继科?”

 

“对,就是他。你认识他?”

 

“算是吧,昨晚上超市买东西遇到了。”

 

“这孩子挺好的,就是话少了点,你多和他摆叨摆叨就熟了……”

 

“嗯。”

 

“哎,狗儿快回去了——”

 

 

马龙跟着罗阿姨一同出的门,他工作的地方离这不远,走两条街就到了。

 

罗阿姨去菜市场,方向差不多,一路上也了解了一下这一片,以及一小部分张继科。

 

比如把小白团叫狗子,比如最爱吃拍黄瓜。

 

马龙后来想了想,觉得张继科也不像看起来那样老成,心里柔软得很。

 

那之后,马龙对小比熊更殷勤了,囤积了许多的狗饼干。

 

买了厨具之后,马龙下午回来得自然早了很多,小比熊一般都会在六楼上面转角那儿等他,有时马龙故意不看那个方向,它还会出声提醒他。

 

马龙把从前对自家狗儿们的爱全部转交给了小比熊,心甘情愿。

 

呃,也是因为它白天在流浪吧。

 

 

张继科大概知道自家狗子似乎又用它纯良的外表欺骗了一个善良的人。

 

他下班时间不定,但是每次回来给狗子洗爪的时候都能看到饼干屑。

 

闻起来口味好像还不一样。

 

这么周到。

 

我又不平衡了,我一天那么累都没得小饼干吃,回来还得给你这家伙刷毛。

 

委屈埋心里,笑着活下去。

 

终于等来几天假期,班下得巨早的张继科拎了一袋子的啤酒黄瓜往回走。

 

他面色平静地走过一个花坛。

 

白云下

缕缕清风

送来

阵阵花香

多么美好的……

 

“嗷呜——汪~~”

 

诗句还未在心里成型,自家狗子的声音虽然小但隔了小半个花坛传来依旧打乱了他暗自吟诵的节奏。

 

张继科睁了睁眼,看到自家狗子在不远处蹦跶着,仿佛想扑腾着脚丫子跑过来。

 

但是它正在吃东西只是顺便给自家主人示了个好,旁边还蹲了一人。

 

是马龙。

 

他看马龙站了起来,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看了一眼头都不抬起来的毛团……狗子你变了。

 

“饼干,都是你喂的吗?”

 

“呃、是啊,它能吃的吧?”

 

“哎,能,比我还能吃。”

 

张继科看着马龙笑了一下,又说:

 

“谢谢你了。”

 

“不谢,都是顺带的,它还挺喜欢。”

 

作息不大同,马龙平时不怎么能遇到张继科,就晚上偶尔能在超市里看到他买东西,而且基本上是黄瓜。他们说过的话也实在少,也算互相了解一点。

 

今天他下班很早,一回来就看到小比熊从花坛旁的椅子下窜出来,扑到他脚下,吐着舌头异常兴奋。

 

因为他马龙平时包里都揣了小饼干的,见了他立刻掏了出来。

 

没想到还遇到了正主。

 

几句话听出来张继科心情好像不错。

 

张继科都不常笑,现在马龙倒莫名有点难不好意思了,蹲下去摸了摸吃得非常满足的小比熊的头。

 

“它叫什么名字啊?”

 

“哎,它叫道哥,就是dog那么来的。”

 

小名狗子,这个还是算了。

 

“挺有意思。”

 

不是叫它狗子吗。

 

默契地不提这个名字,又说了几句话,小比熊总算抬头看到张继科了,忙讨好般凑上去当腿部挂件。

 

 

小比熊走在前面蹦跶,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看聊起做菜心得的他们。

 

马龙走到家门口,下意识地转头看张继科,后者看着他微皱了下眉,突然凑过来伸出手指在他下眼睑扒拉了一下,马龙后知后觉往后靠,触到门愣了愣,眨眼一看原来是根眼睫毛。

 

这人怎么这么白,张继科想。

 

……

 

小比熊看着这俩人,歪着头又“嗷呜”了一声。

 

大概是说,自己吃饱了,拒绝狗粮吧。

 

站镜子前抹了把冷水脸,马龙脑海里又飘过刚刚那人的脸以及神情,虽然背了光,还是有点秒啊。

 

 

这两天小比熊也不出来了,马龙想起张继科说他好像放假了。

 

心里有点失落啊,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不过班依旧要上,揉了揉有点浮肿的眼睛,马龙走下楼,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那里看手机。

 

“许昕?”

 

马龙试探着喊了喊。

 

那人抬起头,扶了扶眼镜,表情一下子飞扬开。

 

“马龙!原来你住这儿啊。”

 

“你怎么来这儿了?”

 

“我回家啊,我家就在这。”

 

“??”

 

“八楼。我爸妈就住那儿。”

 

许昕笑着指了指楼上。

 

马龙和许昕认识,也不算特别熟。当初马龙从原来那个地方转到这边就是许昕办的移交手续。

 

因为手续要陆续填一些东西,他们也就算认识了。

 

他还不知道许昕、也就是罗阿姨家,原来就在自己楼上。

 

“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都不给打电话说一个。”

 

“昨天啊,不是瞅着你忙嘛。”

 

“你站这里做什么?”

 

“等人,张继科,你应该认识了?”

 

“认识……等等,张继科就是你大学同学?”

 

和罗阿姨顺路的时候她曾经提到过张继科是自己儿子的大学同学来着。

 

“??是啊,你还知道这个。”

 

“算是吧。”

 

……

 

“晚上等我下班请你吃饭啊。”

 

“哎,张继科要请客呢。”

 

“……那你俩一起来呗。”

 

“哦。”

 

没有火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下了班的马龙走向街对面自己观察已久的火锅店。

 

还没进门,那种使人热血沸腾的香气就已经飘出来了。

 

走到事先定好的位置,马龙看了看桌上已经摆好的鸳鸯锅。

 

啊,幸福,圆满。

 

 

张继科跟在许昕后面进来的,走近桌旁的时候看到马龙对面的位置前摆了两盘黄瓜,又看了一眼低头倒茶的马龙,默不作声地坐到那里去。

 

许昕坐在四方桌外面的那个位置上,拿起放在他们那边的菜单,看向马龙:

 

“你不点吗?”

 

“就随你俩,我无所谓。”

 

张继科已经倒下了一盘青翠欲滴的黄瓜。

 

所以菜都是许昕点的。

 

 

等到动起筷子之后,许昕才意识到了这顿饭的煎熬。

 

“继科儿,不吃肉吗?”

“吃得少。”

 

“继科儿,土豆好了。”

“昂。”

 

“还要点什么不?”

“有小饼干吗?”

“……没带,回去拿给你吧。”

“好。”

 

“继科儿,今晚道哥吃什么?”

“吃狗粮。”

 

妈的,怎么我好像很多余。

 

“许昕你怎么不吃了?”

“……擦擦眼镜。”

 

 

马龙虽然也和许昕说话,但是和张继科说的时候都是直面他,俩人都看着对方的眼睛。

 

看得坐一旁的许昕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瞎了,郁闷地灌着啤酒。

 

差点就以为两人已经好上了。

 

他突然开始想念方博了,对,就是那个方博。

 

一般许昕是不会想念他的,只想打他。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吃饭都和这家伙互怼,哪怕一边的张继科不轻易开口,一顿饭下来完全不会闲着。

 

现在他却在人声鼎沸的火锅店里感受到了一种单身狗的寂寞。

 

这寂寞就像啤酒一样,有点苦,吞下去还TM烧心。

 

仿佛看穿他的伤感一样,关爱许昕,从张继科做起:

 

“还没问你呢,方博怎没跟你来这边?”

 

“哦,他说刘老大只有一米六多一点儿的时候被听见了,没给他准假。”

 

“方博?这人挺有意思。”马龙笑着看向许昕。

 

“哎,张继科的大学师弟,其实这人也就一米六,还说别人,真是傻子。”

 

张继科似笑非笑地看着撇着嘴的许昕,他心里想这俩人面上看起来像是蒙在鼓里一样,其实心里跟明楼他大姐似的。

 

指不定谁是傻子呢。(哎,那有四个傻子了吗。

 

因为马龙明天还要上班,就算是啤酒仨人也没喝多少。

 

许昕和马龙也算是真熟起来了。

 

临别前还顺了他一包和给张继科的口味不一样的饼干。

 

然后上完楼就被抢了,张继科一本正经地表示其实这些都是要拿去喂道哥的,你别和狗抢。

 

科科,单身狗也是狗,这东西谁吃还不一定呢。

 

 

张继科还有一天假,没事做索性陪许昕去买机票,许昕准备带罗阿姨许叔出去玩。

 

回来之前许昕问他要不要顺带去把大门钥匙配了。

 

张继科表示这样挺方便的,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

 

开玩笑,狗子还要出来制造机会呢,獒式冷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盲式微笑。

 

 

张继科开始上班,马龙正巧赶上放假。

 

许昕走之前那晚上把马龙叫来张继科家看比赛。

 

许昕看着面无表情的张继科认真地说,我都知道的,为了你的幸福,没有条件兄弟也得给你制造条件。

 

小比熊也有小几天没见着马龙了,一进门它就扑到他脚下。

 

昂着头晃尾巴,兴高采烈接受抚摸。

 

这也算是马龙第一次来张继科家,没别的就觉得特别干净,整个房间的布局井井有条,简洁又舒服,养着小比熊还能收拾得这么整齐,有点佩服。

 

哪怕最后他们都算支持的球队赢下比赛,喝得有点高了,张继科也能算是清醒地把散了一地的啤酒罐捡起来。

 

许昕直接倒单沙发上靠着道哥睡了过去,马龙半眯着眼让张继科给架回去的。

 

你说张继科家那么宽,随便睡哪儿都可以啊。

 

马龙一直念叨,床头灯还没开呢。

 

哦,张继科床头没有灯。

 

 

马龙喝得倒是有点迷糊了,下楼的时候脑袋靠着张继科,热气一直在他颈窝周围绕着。

 

绕得张继科心里烦,把马龙扔床上被子一搭就直接跑了。

 

 

马龙早上起来一脸懵逼,顶着个鸡窝坐床上低头看自己睡觉居然不换衣服。

 

然后就想起来昨晚的事儿。

 

他觉得自己酒品明明那么好呢,错觉吗。

 

简单吃了早饭准备出门买东西,刚关上门,许昕他们就走下来了。

 

看来是要走了。

 

跟在张继科后面把许昕一家送上车,末了笑着跟他们挥了挥手。

 

马龙转头问张继科今天不上班吗,张继科摸了摸鼻子说下午上。

 

马龙说:

 

“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在家做。”

 

“好。”

 

走到生蔬区的时候,马龙下意识地拿起了黄瓜,他问张继科:

 

“你会吃腻吗?”

 

张继科摇了摇头。

 

“那我给你做一回尝尝。”

 

“好。”

 

马龙走到楼下跟张继科说让他把道哥也带来吧。

 

他们也是第一次到马龙家。

 

道哥被放到门口软垫上的的时候还有些踌躇,张继科先走了进去。

 

然后道哥也跟着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它慢慢地走进去,挨着桌角蹭了蹭,接着是凳脚,最后晃晃悠悠地跑起来。

 

马龙炖排骨的时候张继科坐在客厅里削土豆,道哥自己在桌子下滚着几个乒乓球玩。

 

把土豆拿过去的时候,马龙正好把冬瓜放进锅里。

 

外面小比熊扑着球又轻声叫了起来。

 

张继科差点就说出来了。

 

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但是他没有。

 

他不想因为自己胡乱的猜测和突然的冲动让未来失去这样相处的机会。

 

马龙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沉稳以及温和。

 

对他熟悉的人,都是一样的好。

 

张继科对感情很有把握,但是对回应却没有。

 

“削好了,要不要我切?”

 

“我来就行了,你过去吧。”

 

马龙转身接过他递来的盆,然后指了指客厅桌子那个方向:

 

“桌上有饼干,饿了就吃点吧。”

 

“好。”

 

坐在沙发上,张继科啃着饼干心不在焉地看着体育台。

 

道哥一直在旁边扑腾,试图引起他以及小饼干的注意。

 

张继科拿着饼干扭到一边去,小比熊绕到另一边,他又往反方向扭。

 

几个来回,小比熊急了一样,尖声叫了起来。

 

马龙伸了个脑袋出来问他怎么了,他忍着笑回了一句它撞到头了。

 

衔着饼干的道哥一点都不想理它,直接拿屁股朝着他。

 

“哎,你还拿屁股怼我。”

 

知足吧小家伙,我还有点想变成你呢。

 

 

马龙做的拍黄瓜意外地好吃,比张继科自己做的还好吃。

 

道哥又绕着饭桌打转,转得张继科伸手护着盘子,生怕它一下跳上来跟自己抢。

 

马龙笑着拿了个小碟装了点排骨放它脚边。

 

张继科有点郁闷地想着,你看你多过得好。

 

吃完饭他自觉就拿碗去洗了。

 

你看我又给你制造机会,唉。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放几天小假的马龙和道哥相处的时间多了很多。

 

投食的种类也丰富了起来,除了小饼干还有排骨和红烧肉等等。

 

倒是张继科忙得很,晚上很晚才回来,有时候给他洗爪子的时候都闻得到它吃了什么。

 

他心情复杂,甚至有点嫉妒,马龙对它这么好。

 

张继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吃了一只汪的醋,还是自家的。

 

他不平衡地想着,这吃得这么好再过几天它怕就不晓得回来了。

 

 

没想到这天居然很快就来了。

 

他们公司季度末的时候格外忙,他要去出差,一周。

 

罗阿姨他们还不成回来,能照顾一下道哥的人就只有马龙了。

 

马龙也开始上班了,张继科知道他这段时间工作很紧。

 

有几天早上和他一同出小区,张继科都注意到他一直在打呵欠。

 

不想再分散他的精力。

 

 

实在没办法,走之前那天晚上还是跟他说了这件事。

 

马龙立刻就同意收留小比熊了,还让他注意那边的天气,多带几件长袖。

 

听得张继科话都不知该怎么说了,马龙太适合一起过日子了。

 

他没有说,他想着万一自己回来人一后悔跑了怎么办。

 

哪怕因为道哥马龙会留下来,张继科也不想让自己后悔。

 

 

隔天早上,张继科跟马龙一起出去的,他把罗阿姨留的大门钥匙以及自家钥匙都交给了马龙。告诉他白天可以让道哥待在顶楼,晚上把它赶到自己家里就行,狗粮都在茶几下面。

 

把着车门,张继科伸手捏了一下马龙的肩膀。

 

“回头见。”

 

“好。”

 

张继科下午的飞机,上午还有工作要交代,他带着行李说下午直接走了。

 

匆匆告了别,马龙看着张继科坐的车行远之后才转身朝反方向走去。

 

 

马龙中午没时间回去,才想起张继科说过已经给道哥准备好午饭。

 

登机之前他给张继科打了个电话,让他注意安全。

 

下午回去的时候,马龙去张继科家把道哥的狗粮和窝全部搬了下来。

 

带着道哥回了家。

 

晚上马龙看着洗干净的道哥在他的小沙发扑着他的钢铁侠抱枕,看起来很开心。

 

马龙想起前段时间和许昕聊天的时候他发过来的一张照片。

 

大概是很冷的时候,张继科穿着很厚的羽绒服,枕着一个据许昕说是小学妹送的汪形抱枕睡着了,背景应该是图书馆,那么看起来,张继科眉眼都平展开了,很温顺,就像现在安静下来的比熊一样。

 

许昕说这是他无意间拍的,后来翻到了就觉得这就是张继科另一面的写照。

 

马龙没发觉自己眼里全是笑意,他只是觉得这样很好,他有点想回到那时候,等他醒过来,然后昏沉着那双眼看向自己。

 

 

没有那些无意的相遇,日子枯燥地重复,时间其实过得很快。

 

他们的交谈屈指可数。

 

回来那天,张继科给马龙打了个电话,也不过片语。

 

 

下午马龙下班算早,买了很多东西,准备做顿好的。

 

揉面团的时候,小比熊就蹲在一边,像以往一样歪着脑袋吐舌头。

 

马龙伸手抹了点面粉在比熊的鼻头上,听它“嗷呜”叫了一声。

 

他笑着想张继科鼻尖沾了面粉是什么样的,大概也很可爱?

 

菜都有些凉了的时候,敲门声才响起来。

 

马龙等得有些困了起身去开门。

 

门外张继科满脸疲倦,他喊了声马龙的名字笑了一下。

 

马龙正准备开口,道哥跑上去兴奋地叫了起来,直往张继科裤脚上扑。

 

张继科递了个袋子到马龙手里。

 

“给你带的东西,我先走了。”

 

说了句晚安,带着一步三回头的道哥走了。

 

楼道的声控灯熄了,初秋的凉风吹得外面的树叶簌簌响起,听起来有些可怕。

 

马龙回过神来连忙把门关上。

 

他站在灯下拿着袋子看着满桌的菜,碗里的油和汤都凝了起来,看起来让人失去食欲。

 

看着袋里的装着手办的盒子,马龙却喜欢不起来。

 

张继科看了他一眼,甚至看不出欣喜,只是基于礼貌的回视。

 

马龙那天看着那张照片所想的双眼,也不过是想象。

 

 

这两天,马龙没再看到过张继科。

 

连每天早上门外那一阵轻盈的响动也听不到。

 

马龙下班回来总要在门口等很久,他想,等不到张继科,那只比熊是不是也该来了?

 

没有,声音都没有。

 

 

马龙没什么胃口,喝了两杯水想上去看看。

 

刚打开门,就看到了台阶上还穿着短袖的张继科,后者回头看到他也是一愣。

 

马龙看到他手上拿着门口药店的袋子,连忙问:

 

“你生病了?”

 

“没有,道哥它有点腹泻。”

 

“你怎么不跟我说?”

 

马龙说完就觉得不对,怎么说?这两天人都不让见。

 

张继科没说话,就看着他。

 

马龙烦躁地抓着门把,几度欲开口。

 

想问的想说的他回来那天就有了,一直没机会说,现下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快回去吧,道哥还等着你呢。”

 

说完就准备拉上门。

 

张继科看着他恍惚的表情以及从未见过的失落,突然就释然了。

 

他把住门,另一只手直接拉起马龙的手,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上走。

 

故意的疏远看起来幼稚得可怕,内心不安以及惶惑到头来全是因为无可救药的喜欢,喜欢到害怕,害怕失去。

 

若抛开顾虑,身后的这个人,所执的这双手,是不是早已属于自己了?

 

马龙跟在他身后,他看着张继科的手,手背上的青筋顺应脉络向上延伸,埋入皮肉,再往上,就是马龙想了很久的侧脸。

 

 

沉默地走进张继科的家,马龙看到窝在沙发上恹恹的小比熊,轻轻地摸着它脑袋,满脸心疼。

 

张继科碾碎买的乳酸菌素片,兑了点水,马龙接过勺子一点一点地喂给它。

 

道哥磕起眼睡着了,小小一团可怜得很。

 

马龙想着前几天它胖了很多,这下全要廋回去了,是不是喂错了什么。

 

张继科站在小茶几那边,把杯子放下,他轻轻喊了声马龙的名字。

 

然后他说:

 

“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他穿着短袖在外面走了一趟,声音有点哑,听起来非常低,但是马龙每一个字都听得很清楚。

 

他神色不自觉地紧张,像刚认识那天晚上一样垂着眼。

 

“好啊。”

 

世界只安静了两秒,马龙回答他。

 

轻松地就像平时回答“要不要去散步”一样。

 

马龙笑着看他。

 

其实本来就是风轻云淡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然后张继科也笑起来,俯下身拉过马龙,扣着他的后脑勺吻上勾起了弧度的唇,在柔软的唇瓣上辗转,再深入。

 

慢慢退开,张继科凑进他的脖子,轻轻咬了一口。

 

马龙耳尖都红了,他喘着气看着张继科脖子上温润的玉。

 

早先,他有过的感觉,张继科也适合一起过日子。

 

待气息平复下来,张继科问他:

 

“你想吃我做的早餐吗?”

 

马龙脸有点烧,他想起自家门还没关。

 

走到门口的时候张继科把他摁在门上又是深深一吻,吻闭埋在对方的脖子喘着气。

 

“快去,等你回来。”

 

像是张继科去出差那天坐上车之前马龙想说这句话的语气一样。

 

马龙轻声应了。

 

走下楼,过道的窗外一阵惬意的凉风吹上马龙滚烫的双颊,非常地舒服。

 

 

 

后来有个冬天张继科出差回来,马龙去机场的路上堵了车,到的时候张继科已经在机场门口等他了。

 

马龙从开了暖气的车里跑出来拥抱他。

 

那时脸贴在张继科冰凉的脸上,大概也是那天一样的感觉。

 

那时张继科在他耳边说话喷的热气让马龙的眼眶一暖。

 

那时张继科的声音还是该死的好听。

 

那时他们在一起十二年了。

 

 

 

 

后记

 

张继科做早餐的那个早上马龙起得很晚,工作都是小事了。

 

马龙坐在软垫上吃着张继科煮的皮蛋瘦肉粥问他这那天怎么了。

 

张继科看到自家狗子窝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他说:

 

“那天回来你给我开门,我很想抱你,但是我害怕,我怕我还想亲你,还想……”

 

他望一眼埋头喝粥的马龙,停下来捏了捏他的耳垂。

 

“那几天我都不敢来见你,我怕我发疯,怕你走。”

 

“那你昨晚上怎么不怕。”

 

“因为你和我在一起了啊。”

 

李菊福,无言以对。

 

 

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夏天,许昕过生日。

 

许昕没有回来,张继科打个电话准备去问候一下。

 

结果是方博接的,说许昕在洗碗。

 

“你们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过起日子了?”

 

“关爱盲人,人人有责。”

 

“哦,通话录音,告诉许昕。”

 

“别啊师兄!”

 

“他生日,给他发了十块钱的红包,记得跟他说一声。”

 

“……”

 

“祝你们幸福。”

 

 

 

END

 

 

评论(2)

热度(25)